听妈妈的话




庄桂琴妈妈想对大家说





转眼间我在春晖博爱的项目中已经14年了。刚入职时,我从没有学过幼儿教育的专业知识,可我是一个妈妈,当我第一天到福利院时,我就被这些可爱却又可怜的孩子们留在了这里。自打从事这份工作以来,只要有培训我就积极的参加,也和姐妹们在工作中不断摸索,为的就是减轻孩子身心的伤痛,让他们健康快乐地长大。


 


在这里我抚育了很多母亲都不曾遇到的,有各种特殊需求的孩子,也收获了很多比普通母亲更多的知识与感悟。


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小脸上洋溢着天真活泼的笑容,重新拥有了幸福的家庭,我为他们感到高兴。这份工作的意义,从小处来说,它为我们普通女性提供了工作的机会;可是从大处来说,我们这些家庭妇女也有自己的信念,也能为自己的人生增添色彩,改变这些孤儿的一生。我愿意永远留在这里,贡献我的力量。








黄盛华妈妈说:









 


 


 




八年来我已带过40多名孩子,其中19名走进了国内外家庭。我是从保育员岗位上退休下来的,有人会问我,“你带了几十年孩子还没带够呀?”我说,“我现在带孩子和以前带孩子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只知道给他们吃饱穿暖就可以了,照顾孩子只当是我的一个职业。但现在我懂得了,这些孩子是多么的需要我们的爱,爱能改变孩子的一切,看着他们对我笑,喜欢靠在我怀里撒娇,喊我妈妈,你们真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这种美妙的感觉,在我当保育员时从未体会过,虽然我付出了许多辛苦,但他们给我带来了许多快乐!”


我带过的孩子中,有10来个孩子是不幸患有严重残疾的。小雪是个患有脑瘫的孩子,入项目全身肌张力低下,目光呆滞,连吞咽都很困难。我扶住孩子的头唱歌、说话,她转向哪里,我就转向哪里,每天给她做被动操,做按摩。8个月后,你看我的小雪多么快乐活泼。我的儿子让我去他那儿享清福,我拒绝了。父母身体不好,我也一直没能留在他们身边尽孝。因为我实在太想孩子了,而且也舍不得离开这么多好姐妹。也许婴幼儿活动室门前的走廊就是我美好的人生之路吧。




 


 











邸玉丛妈妈说:








这4年来,看着孩子们从学爬到会走,能听懂简单的指令,会把散落在地上的玩具放回玩具架。他们爱听音乐、翻书、做游戏,喜欢大人赞赏的笑脸和鼓励的话语。想起孩子们点滴的进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哪一个孩子不是我们的骄傲啊!


每当得知孩子即将被领养的消息,总是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这泪水里包含着多少牵挂与祝福——我们不知道孩子是不是能适应新的环境,开不开心,是不是能和新家庭再一次建立起新的情感依恋,会不会想我们。提起孩子大家也都说去享福了,大家白天尽力让自己很忙很累,这样可以减少想念孩子的时间。


又有两个孩子离开项目了,孩子走的时候我没敢去送,甚至没有迈出活动室的门。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大家,只有在心里为孩子默默的祈祷和祝福。用满怀的希望在心里默默为他们送行!


 


我和姐妹们都知道自己很渺小,托举不起照亮孩子们生命中的太阳,也为他们撑不起一片蓝天。但至少我们能为孩子们撑起一把伞。如果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为这些有特殊需求的孤残儿童撑起一把伞,我想这应该会是孩子们的另一种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