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一心:用商业手段 让公益事业自给自足

来源:凤凰公益先锋 http://gongyi.ifeng.com/xianfeng/special/xueyixin/

薛一心,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基金会首席执行长,曾经快消行业的领军人物,将商业的成功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却在即将进入事业巅峰时选择急流勇退,转身投身公益事业。面对未知的行业领域,她试图用商业手段 改变基金会的经营模式,面对国内的公益环境,她尝试去寻找政府、企业、基金会的共同利益。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公益市场下,这个外表柔弱的女性将如何带领团队突出重围?公益先锋,为您揭秘出走商业后的薛一心。

采访、整理:欧璐婷 邱艳玲

得不到爱的孩子无法健康地成长

凤凰公益:我们都知道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基金会是半边天基金在中国的传承,它是基于什么契机建立的?

薛一心:半边天基金会是美国的珍妮·博文女士1998年在加州成立的一个基金会,它成立的唯一目的就是帮助中国孤儿募款。半边天不能够正式在中国募款,直到两年前春晖博爱在北京正式成立,它开始接手半边天过去16年的工作,在中国募款,并让大家知道过去这16年来半边天所做的事情。 

当年50岁的珍妮·博文女士是美国好莱坞一个很成功的剧作家、制片家,她的先生是一个摄影师。他们机缘巧合之下读到了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文章讲得是中 国有许多孤儿需要帮助,所以他们就决定要领养一个孩子,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挽救一个生命。他们来到广东省,领养了一个女孩,给她起名叫玛雅。在他们领养玛雅的时候,她是一个没有眼神,没有灵魂的空壳子,全身有很多疾病。她缺少很多成长所必须的荷尔蒙,她那时候已经快两岁了,但是依然没有语言能力,她也不会走路,经常生病。但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六个月之内,珍妮·博文女士每天就抱着她,每天告诉她,每天跟她讲话,玛雅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珍妮当时在拍电影里面的一个台词。当时,珍妮就觉得她既然能够用这么短的时间,用这么简单的一个概念,仅仅给予母爱就能帮助到玛雅,那么在玛依雅身后千千万万的中国孤儿们也可以通过相同的方法得到帮助。所以她怀着这样的想法,用网络去找全世界她认为能够找的到并来帮她的幼教专家、婴幼儿专家。一年之后,她来到了中国,一个个门去敲,希望政府给她机会让她能够在政府的福利院里面开始试点。

凤凰公益:春晖博爱的成立与运作是基于怎样的理念?

薛一心:一个生命要能够真正成为一个生命,要给到这个孩子的不仅是温暖和衣食住行而已,还有一个我们都觉得理所当然的爸爸妈妈的关爱。零到三岁的时候,我们需要分泌大量的荷尔蒙,它们会帮助我们的大脑细胞迅速发展,但是在福利院的孩 子们并没有这个机会。所以哪怕是最基本的生命需求得到满足可,但是我们没有给他一个真正的父母该给他的关爱时,他很有可能会呈现成长的迟缓。明明该说话的时候不会说话,该走路的时候不会走路,到了学龄年纪没办法跟得上一般学龄孩子的进度,明明应该要上国民义务教育的时候进不去。到了最后十几二十岁的时候, 怎么办?是不是就直接从儿童福利院被转到社会福利院?不仅这个孩子一辈子就糟蹋了,也会给国家带来负担。

如果在孩子零到三岁的时候,在他的脑细胞迅速蓬勃发展的时候,他被给予一般家庭当中孩子可以获得的爸爸妈妈的关爱,享受到他作为一个人本来基本的应该享受到的父母之爱,他就可以很正常地发展。更重要的就是,这些在爱中成长的孩子长大进入社会之后,他能够把这份爱传递下去,这是一个涟漪的效应。这群最高危险群的孩子如果能够在爱中长大的话,这个社会会是一个更多爱的社会。

从商业出走投身公益的初心

凤凰公益:您是通过怎样的契机关注到这些孩子,并投身公益的呢?

薛一心:是珍妮找到我的。当珍妮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认为这是我的呼召,我觉得如果能够在现在这个年纪卷起袖子从基层开始学起,总比到五六十岁直接跳到一个董事席位却不见得知道各中蹊跷贡献得多。

凤凰公益:您加入春晖博爱基金后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薛一心:过去没有人知道半边天做的事情,所以我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把这个故事说出去。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一个砖头一个砖头地往上堆,一个人一个人地去阐述我们的故事。比方一些比较正式的大型集会,我如果能够有机会去跟大家分享我们的故事, 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借着这些平台,我们的信用可以马上建立起来,因为我能够直接面对面地跟大家介绍我们做的事情。另外,我可以借助以前的关系网络,为想找合作伙伴的公司介绍我们做的事情,或者是别人打电话来,我就一个人一个人去跟他们介绍,其实这是很花时间的。

凤凰公益:是以前的工作比较累,还是现在的工作比较辛苦?

薛一心:现在工作要比以前的工作累两三倍。我工作二十几年下来,没有任何一份工作给我更多压力,我也没有为任何一份工作付出更多的心力。我从来没有眼睛一张开就是工作,工作到最后我实在不行了,头倒下就睡着了。我最怕的就是在帮助孤儿的同时把我自己家两个孩子变成孤儿了。

春晖六大项目用爱改变孤儿的人生

凤凰公益:春晖现在有哪些项目?是如何帮助孤儿?    

薛 一心:我们有六个大的项目,前面的三个项目是根据孩子从零到十八岁不同成长阶段的需要设计的。第一个是春晖婴幼儿项目,针对的是零到三岁的孩子。零到三岁的孩子最需要妈妈的关爱。所以我们到每一个福利院社区里去招聘、培训妇女,让她们成为“春晖妈妈”。我们会给每一个春晖妈妈四个孩子,让她们像亲生妈妈一样照顾这些孩子。第二个就是春晖学前项目,针对的是三到七岁的孩子。我们在当地去找有专科、大学毕业文凭的专业幼教老师。

第三个项目是针对七到十八岁的孩子,处于学龄的孩子,这些孩子缺少爸爸妈妈的安慰。所以我们辅导员的工作就是一对一地去了解他,了解他对什么东西有兴趣。如果你对音乐有兴趣,我们就会再细分。如果你对弹古筝有兴趣,我们就请古筝老师来教你;如果你对拉小提琴有兴趣,我们就请拉小提琴的老师来教你。通过培养你的兴趣让你从中得到自信。得到自信之后,其他的一切都会简单。第四个项目是春晖家庭项目,现在很多尤其是经济还是不发达的地方,很多被遗弃的孩子都是有特需的孩子。我们春晖家庭项目就是在当地找一对处于空巢期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四个特需的孩子。我们会让他们住在福利院提供的宿舍里,让他们可以充分利用福利院的资源。除此之外,我们可以集中管理,也可以随时培训他们。第五个项目是春晖医疗关爱。我们在北京有一个中国关爱之家,因为很多特需孩子需要手术治疗,而中国关爱之家就会把全国各地在当地比得不到适合治疗的孩子统一带到北京来,给他们治疗,给他们术前术后的关爱。

第六个项目是春晖培训项目,这是春晖的未来。从2011年开始,民政部邀请半边天,也等于是邀请了春晖,对全国范围内福利院的所有从业人士进行培训认证。从业人员在培训完了之后才能够拿到认证,拿到了上岗证才能上岗。只有这样做,才能把春晖,把半边天的精神以及我们的项目长长久久、一直不断地扩大,最后普及全中国的孤残儿童。

凤凰公益:春晖博爱的这些项目是不是能够真正地帮助、改变这些孩子?有没有一些成功的案例?

薛一心:我们项目里每天都有奇迹出现。我这有一个例子,一个女孩儿叫娟娟,她是我们广东化州福利院的一个孩子。当时我们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娟娟可能是因为脊椎的问题,头一直没有办法抬起来。你把她的头抬起来,它要掉下去,抬起来又掉下去。有一对西班牙的夫妇当时已经领养了她,但是领养回去一个礼拜,又把她送回了福利院。他们说他们没有办法帮这个孩子,因为娟娟是自闭症的孩子,完全没有办法沟通。但是当我们化州的项目开展了之后,一个被培训出来的“春晖妈妈” 特地挑了几个情况最严重的孩子,来成为她自己的孩子,其中就包括有娟娟。就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娟娟就不仅学会了坐,还可以跟“妈妈”推球了,这个过程还不到一年。现在娟娟已经是一个很健康,很正常的一个孩子,她有着漂亮和灿烂的笑容。像娟娟这样的故事,我们项目当中每天都在发生,太多了。

公益应该存在于企业的DNA中

凤凰公益:您怎样看待政府、企业与公益之间的关系?

薛一心:我觉得现在社会的企业已经没有办法不做公益而生存了。而且不是只是做公益而已,而是要让公益成为企业的DNA。它不是一个营销手段,它是企业生命的本身。社会企业责任,根本不应该只是一个部门而已。社会企业责任如果不在总裁的脑子里面,如果不在每一个员工的DNA里面,如果把社会企业分开来,只是为了要创造一些好消息,只是为了要建立一些良好的政府关系,只是为了要创造一些故事,只是让员工感觉这个公司还可以都是不可行的。现在的人太聪明了,媒体太有力量了,没有任何人可以骗任何人。你是不是真的在做这件事情,是从你的心里面做,还是只是在为了创造一些新闻而在制造,大家一看就看得出来。

所以今天如果一个企业不是把公众的利益放在自己的DNA中,跟员工之间完全是金钱交易,那员工一定会知道,因为员工也很聪明。他就会朝九晚五,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然后就走。如果团队里每个人都是这样,这个公司会赢吗?不会赢的。同样的,今天如果一个企业只是向钱看齐,跟供应商之间,跟客户之间完全只是存在一个交易行为,那供应商跟客户对它来说,随着交易结束,关系就结束了。但如果企业将公众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部分,放在DNA 中,考虑的是怎么样能够让供应商获得利益,怎么样让供应商,让客户跟它一起成长,怎么样能够让消费者解决最想要解决的问题,它的整个生态系统才会蓬勃发展,这样子的企业才会有永久的竞争力,才能够在市场上永久地立足。

每一个部门,政府也好,企业也好,公益团队也好,其实自己都有自己需要完成的目标虽然大家的目标不可能完全一样,也常常存在矛盾,甚至拥有背道而驰的目标, 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在众多目标当中,总有一两个方面是大家可以共存甚至于共赢的,我只是鼓励大家花时间去了解在那一个点上大家是可以有交集的。春晖不仅埋头做事,而且一开始就争取政府支持。政府正是看到了春晖的价值和他们的价值是一致的,都希望为福利院的孩子提供更好的照顾,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培养,所以政府就邀请春晖跟政府一起去做培训。其实这中间,企业也可以进来,因为企业也希望能够把自己的声誉做得更响亮。那是一个全国性的,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签约仪式,能够跟中央政府的民政部一起宣扬这个活动出去,企业当然是愿意进来的。这就形成了三方共同的价值,即提高福利院孩子教育跟抚育的品质。

愿用商业手段经营非盈利事业

凤凰公益:欧美国家越来越多使用投资等商业的手段去运营慈善机构,您对此持有什么样的观点?

薛一心:我认为中国人是全世界最有生意头脑的人,所以在中国我们绝对可以鼓励这样的事业多多发展。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我们有没有基本的要素的建设,有没有平台让有想法、聪明且有执行力的各界领导可以开始自己的公益事业。我认为用商业手段运营做公益是非常有前景的。

其实春晖的第七个项目就准备采用的商业的方式,实现一个长久的计划。这么多年来,半边天和春晖积累的这些经验如果只放在福利院的孩子身上太可惜了。这些经验不仅可以帮助孤残等需要帮助的儿童,它也可以成为教材,让一般的父母和孩子受惠。因为现在两代之间经常会为了怎么管教孩子发生口角,而这两代人如果可以一起来接受我们的培训,从而能够成为更有效率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自然而然会愿意花钱来上学。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经营模式。这是愿景,我希望能够把非营利事业变成是一个自给自足,长治久安,可以可持续发展的事业,而不是一个永远都要靠赞助者的捐赠来维系的营利单位。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