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妈妈”的新家

我的家乡在信阳,河南省的一个小城市。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在这个小城市度过,但是去年我做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因被任命为春晖博爱中国关爱之家的主任,我需要前往北京工作。

北京距离信阳600公里,坐快速火车要10个小时。家里人对我的这个决定表示担心,因为北京跟我的家乡是完全不同的。到了北京,我要租房子、适应当地的饮食、拥堵的交通、快节奏的生活和高额的生活费用。气候上,我也要适应北京冬天的寒冷和夏天的燥热。但是,最最重要的是,我要远离家人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但是我家人十分支持我的工作,他们懂得我是多爱基金会,爱这份工作,同时,我自己也了解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时候,我已经在春晖博爱这个大家庭度过了十个春秋。从一开始2004年在信阳儿童福利院做一名婴幼儿项目的祖母,05年成为祖母顾问,06年成为河南省的巡回培训师,2010年成为春晖博爱婴幼儿项目的副主任,现在我又被调任为中国关爱之家的主任。

春晖博爱的中国关爱之家为来自全国各地的重症患儿提供术前术后的护理。很多来这里的孩子都患有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肛门闭锁、脑积水、脊柱裂、畸形足等疾病,也有少数孩子患有面裂和各种罕见病。祖母、护士、协调员、护理人员、老师、医疗主任、寄养妈妈及其他支持人员组成了中国关爱之家这个团队,正是因为他们,孩子们才得以接受北京最好的治疗。

其实我对自己的培训和管理能力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培训师,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是关爱之家的孩子们不仅需要更多的关爱和回应式抚育,还需要专业的医疗护理。所以来到这里,我接受的第一个挑战便是学习基本的医学知识。来北京之后,我就在关爱之家附近租了房子,上下班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除了能跟我们的医疗团队有更多的时间交流外,也便于我快速了解每个孩子的身体状况和治疗计划。我观察护士们如何给孩子处理伤口、上药、还有像输氧这种医疗救助的步骤。遇到不懂的我就问。我的同事们毫无保留地把他们知道的都告诉我,让我感觉自己在这里有一种归属感。

很多被送到关爱之家的孩子的生命危在旦夕,需要我们付出全部精力去照顾他们。我永远忘不了有一天晚上八点钟,一个护士气喘吁吁来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十个月的园园心脏病发作。她的血氧饱和程度只有60%,呼吸急促。护士给她进行了急救。我打电话给我们的医疗主任,他说要马上把孩子送去医院。护士准备了两个氧气袋、换洗衣物、婴儿奶粉和尿片,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她急忙跳上救护车。我们的医疗协调员已下班回家,在接到电话后也急忙从家赶到医院去给孩子办理入院登记手续。由于及时送去就诊,医生得以挽救了园园的生命。看到大家的快速反应和团队精神,我也感到无比欣慰。

我一直把跟每个孩子互动交流当做工作的重心,听到孩子们叫我“刘妈妈”,我总是无比开心。每天来上班,第一件事就是仔细观察走廊里的公告栏,看一看今天会有哪些新来的孩子,哪些孩子就要离开我们返回福利院,哪些孩子要送去医院做检查或手术。然后我就习惯性地来到每个房间看一看每个小孩子。这让我能快速了解孩子的状况,同时也和祖母们进行交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也时常观察祖母们的一言一行,跟她们分享我当祖母时候的经历、指导她们如何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抚育。最后我才来到办公室开始与我的团队一起工作,讨论行政、后勤的一些事情。

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是为关爱之家的祖母和其他人员进行培训:回应式抚育、喂养的技巧、医疗陪护、团队精神、增强情感依恋等等。当然还有培训她们如何与孩子互动,引导孩子学习走路、讲话、玩耍。

每周一、三、五下午是我们例行的医疗查房时间。医疗主任唐医生会来到我们这里为孩子做检查,告知我们孩子最新的身体情况,以便我们针对孩子的具体情况进行护理照料。

我时常惊讶于孩子们的力量。一个叫博远的小男孩深深触动了我。博远患有肛门闭锁,第一次见到博远时他只有两岁,但是已经做了五次手术。他的肠道内粘连严重,连医生都头疼该怎么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博远腹部的皮肤已经受到大面积的感染,由于日常的排泄都出自这一个造瘘口。孩子每天都经受着极大的痛苦。博远疼痛时,我会把他抱在怀里,他依靠在我的肩膀,皱着眉头,我知道他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大概十秒钟之后,这孩子又会抬起头,对我说:“现在好啦!”

博远也给了我力量,现在,他是个快乐开朗的小男孩了。他在春节后住进了医院,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看见博远,我都时刻提醒自己:我做的不仅仅是为患儿们提供术前术后的护理,而是让这些孩子真正的痊愈,让他们感受到爱,感受到被爱。我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不孤单。

我也经常被祖母们的爱心和奉献感动。相对于其他工作,祖母们的收入低、福利少,有些人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辞去工作,但是留下来的祖母全都是为了孩子......她们很少计较自己的得失,心甘情愿在这里做家务活,照顾孩子,她们让我们的关爱之家真的有家的感觉。

因为团队的辛勤努力和付出,中国关爱之家在2013年共接收了283名病患儿童。很多福利院听说了我们的关爱之家,慕名而来,愿意把孩子放到我们这里接受医疗救助。很多患儿经过关爱之家的术前术后护理,身体完全康复,高兴地返回福利院。

尽管我仍然想念家人,但是对于搬到北京,拥有关爱之“家”,我倍感幸福!

刘珊 春晖博爱中国关爱之家主任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