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的妈妈!

加入春晖博爱的济南新和家园项目,成为一名“爱心妈妈”完全是本能使然。喜欢孩子的我曾经在幼儿园里当过四年老师。但是当我听说福利院里需要帮助的孤儿的时候,我决定奉献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我自己的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所以我也希望将自己的家门为那些孤儿敞开,用自己的爱心给他们一点温暖。

就像做一个普通的妈妈一样,做一个寄养妈妈也是充满挑战的:洗衣做饭、跟孩子玩儿、辅导孩子功课。但是作为春晖博爱新和家园的妈妈,我们要接受一系列的专业培训。我们要给那些特需的孩子如唐氏综合症、侏儒症或其他不健全的孩子提供个别化和专业化的抚育和教育。

除了提供全天24小时对孩子精心的照看,寄养妈妈们还要确保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医疗或者康复治疗,所以为了方便,所有寄养家庭需要搬到离福利院非常近的地方。我9岁的儿子意茂患有唐氏综合症,所以需要老师、医生和妈妈的共同努力才能让他握笔书写。他时常出现抽搐的现象,为此我不知为他流了多少泪,操了多少心。但是,让我感到幸福的是,意茂现在终于可以在田字格里写出规规矩矩的汉字。他还能自己洗手、穿袜子、叠被子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有自己的个性天赋。我的任务就是发现孩子的潜能,并且尽最大可能去帮助他们。

新晨刚进家园时,完全坐不住,没耐心,不专注。但是我发现他有绘画天赋,觉得孩子一定能在学画画时锻炼专注力、培养耐心。但是绘画老师却担心新晨影响其他小朋友不让他进绘画班。在我据理力争之下,新晨终于上了绘画班,而且我没有看错,我的儿子很棒。绘画让他更有耐心、更加专注。

我的儿子爱刚11岁了,一直温顺乖巧,成绩优秀。可是就是浮躁,所以我得时常监督他不让他掉队。每天我都检查他的功课,鼓励他增强信心。

也许,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加强与孩子之间的感情。他们不曾感受拥有父母的快乐,所以我要首先让他们知道有爸爸有妈妈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一开始,孩子跟我们并不亲,有的孩子也不太理解我们是谁。大概三个月之后,孩子才对我们产生情感依恋。看到他们终于打开心扉拥抱我和他们的爸爸,我感到无比欣慰和感动。现在爱刚时刻都牵着他爸爸的手,说自己随爸爸的姓,所以我们出去好多人都认为是他们是亲生父子呢!

我也很努力地教导孩子:尽管他们自身的缺陷,但是仍然可以通过努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新峰是个有侏儒症的孩子,今年13岁了。时常缺乏安全感,是几个孩子中最黏人的一个,需要我时常在他身边给他安慰和鼓励。他喜欢听我讲那些身残志坚的英雄故事,长期以来,他也明白了,他的最大敌人就是自己。

我们像其他家庭一样,通过各种活动和游戏来增进情感。我先生喜欢跟孩子们开玩笑,喜欢带孩子们出去扔飞盘和吹泡泡,但是同时他也是一位严父。而我这个慈母,则喜欢跟孩子们猜字谜和编故事。通常我们一家人一起出去到户外打兵乓球。

尽管我对孩子们尽心尽力,给他们个性化的照顾,但是对我说,工作中最难的部分是跟两个青春期叛逆的孩子相处,通常是搞得我心力交瘁。我自己的儿子30岁了,也曾经是个叛逆的少年。所以我就用相同的办法对付现在这两个青春期的孩子,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不像当初那么念念叨叨了!

我家乡离济南好远,我也从来没机会带我现在的孩子们去我自己的老家看一看,这对我来说一直是个遗憾。但是我的儿子倒是经常来看望我们。他说他很羡慕我和他爸有了第二个家庭。但是我知道,我和我先生才是最幸运的人,因为做了寄养父母和“爱心父母”我们才能看到现在这些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品尝到有家的快乐。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送孩子去上学,在路上孩子向他的同班同学炫耀到:“这就是我的妈妈!”

杨静秋 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基金会新和家园项目 寄养妈妈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