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这就是我的妈妈!

加入春晖博爱的济南新和家园项目,成为一名“爱心妈妈”完全是本能使然。喜欢孩子的我曾经在幼儿园里当过四年老师。但是当我听说福利院里需要帮助的孤儿的时候,我决定奉献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我自己的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所以我也希望将自己的家门为那些孤儿敞开,用自己的爱心给他们一点温暖。

半边天与春晖博爱出席中国移动晚宴活动

 

 

 

 

 

 

1月13日,作为中国移动在慈善方面的伙伴,春晖博爱秘书长张志荣、半边天运营总监邢戎、青少年服务项目王丽和发展副主任何友宇出席了在上海举办的中国移动晚宴活动。腾讯、PPTV、小米、百度、盛大在内的50多名中国电子商务的代表也出席了此次活动。张志荣秘书长关于半边天和春晖博爱的演讲激动人心,很多与会者争相竞标拍卖。晚宴活泼有趣,是大家了解春晖博爱的好机会,我们也结识了很多春晖博爱潜在支持者。此次活动共13件拍品,共筹得资金69,800元人民币,3台小米手机尤受欢迎。

东方早报--公益基金“管理费”管制当破除

 
近日,北京市民政局在媒体上对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的209家基金会2012年度工作报告中的公益支出、财务会计、财务审计结论、监事意见等情况进行了公示。

  中国公益行业要发展壮大,也要打破包括对公益组织管理费占总支出比例不得超过10%等在内的“价格管制”,赋予公益组织、捐款人以自主权。

  

  近日,北京市民政局在媒体上对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的209家基金会2012年度工作报告中的公益支出、财务会计、财务审计结论、监事意见等情况进行了公示。依据公示情况,18家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即俗称的“管理费”)占总支出的比例超过了10%,部分基金会甚至超标严重,不符合《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

勇敢固民!

在我的小姐妹班里有一个小男孩,名叫固民。五岁的他聪明可爱,有着一颗明亮的大眼睛。但是第一天进入半边天小姐妹学前班的固民,是一个害羞的小男孩儿,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里充满一丝恐惧。小朋友和老师们去接触他、跟他玩,他都一句话不说。

为了帮他熟悉新环境并感觉到安全,我每天都跟他一起玩耍,一起游戏,一起分享点心。渐渐地,他开始信任我、依赖我。一天,点心时间里,他竟然开口说“我要一个苹果!”我当时高兴地都要哭出来了,我的固民讲话了!那一刻,我为他的主动感到无比的欣慰。

彩淑的微笑

在小姐妹班的大家庭里有个可爱的成员,她是个年仅四岁的聋哑女孩——彩淑。一双聪慧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友善地关注着对她来说“无声的世界”。无论她走到哪里,她的微笑都感染着我们。

因为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彩淑也会没有安全感。刚进入小姐妹班的彩淑,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害怕,她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没有表情,拒绝和他人交流。她也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基本需求,譬如如厕。

被爱包围的俊鹏

俊鹏进入婴幼儿抚育项目时只有5个月大,祖母商妈妈来到他的身边。她把发育滞后的小俊鹏抱在怀里,轻声对他说:“小家伙,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久后,俊鹏就和商妈妈建立了情感依恋。商妈妈一进屋,俊鹏就会抬起头看她。俊鹏烦了累了,只有商妈妈一直抱着他亲吻他,他才能安静下来。商妈妈如果去关注别的孩子,俊鹏就嘟着小嘴,吃醋的样子。他喜欢和商妈妈跳舞,高兴的时候露出新长的六颗小白牙,可爱极了。那时候,他也许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再孤单。

我就是你的双手

第一次见到兵兵,她刚升入小姐妹班。所有的孩子都要跟她握握手,可她却将双手藏在了后面。兵兵生下来就双手畸形。

大部分时间里,兵兵都是坐在小椅子上,小手藏在身后,看其他的小朋友进行活动。我会经常蹲在兵兵身边,并鼓励她。

一次活动中,我将透明胶放在了兵兵手旁,笑着对兵兵说:“兵兵,你看,这是胶,黏黏的,摸一下。”兵兵慢慢伸出小手,轻轻点了一下,连忙缩了回去,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微笑的对兵兵说:“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到,是不是黏黏的呢?”她点了点头。我伸出手摸了摸胶,兵兵也学着我的样子,这次,她没有将手缩回去,而是摸了很多下,嘴角露出了微笑。

博远:千百个孩子中的一个

在国际儿童节之际,我们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个孩子通过半边天帮助,命运发生了巨大改变的故事。

张博远患有先天肛门闭锁,需要在出生后尽快手术。他在出生几天之后就在当地的医院接受了手术。然而手术并不太成功,术后护理的难度也非常大,他的伤口出现了感染。幸运的是,他所在的福利院知道可以从哪里寻求帮助,那就是中国关爱之家。

博远被送到中国关爱之家后就立刻接受了手术。从此,他还需要接受四期手术治疗。每一次手术,中国关爱之家祖母的浓浓爱意都帮助他度过了这一段段对孩子来说充满害怕、痛苦以及困惑的经历。在医院的时候祖母陪伴在他身边,回到中国关爱之家休养期间祖母无微不至地照料他。博远的祖母使他相信,他并不是孤单一人。

页面